新秀首年验收:身处麦迪逊花园的探花巴雷特着实可怜!

2019-20 球季对于尼克斯而言,又是如常般的灾难年──不但在自由市场中错失所有大咖,幸运女神也不眷顾他们,与选秀状元威廉森失之交臂,球季中更一口气更换了球队总裁和教练,在赛季因疫情而中断时,大苹果只拿下寥寥 21 胜,就算连非尼克斯迷,也会不禁为他们发出一声「可怜哪!」的悲叹。

唯一令人稍稍庆幸的,是他们至少还捡到昔日状元热门之一 巴雷特,这位探花郎也成为万劫不复的大苹果中少数的亮点:他场均缴出 14.3 分、5.0 篮板、2.6 助攻,并且偶尔展现出未来当家球星的气势和表现──例如在球季中止当天的比赛中,他仅仅出手 14 球,就打出了令人眼睛一亮的 26 分,外带 5 篮板、4 助攻。不过他不时也会陷入挣扎,而尼克斯晦暗不明的未来,和他的养成发展,绝对有着极高的相关性。

到底尼克斯队在本季前对于 R.J. 巴雷特的期待是什么?而这名加拿大的未来希望,本季在篮球最高殿堂的赛场上又用身手说明了什么?

在去年二月的球探报告中,Trevor Magnotti 针对 R.J.巴雷特做了透彻的选秀优、缺点解析:

巴雷特的天花板无疑是名球星,十分明显地,他拥有能荣膺第一指名的天赋和才华;然而选秀这一回事关乎建队和阵容的相适性,并试图增加竞逐冠军金杯的机率。虽然我们都知道大部分的选秀仍是「天赋优先」,然而稳定度、高度球商和执行力对于一名菜鸟而言同样重要。巴雷特无疑拥有前者;但后者对他的攻守表现而言却仍相当遥远。

这段话所揭示的主题,便是巴雷特拥有足以进化成球星的天赋──特别是球队的主要进攻创造/得分者;然而隐忧在于他的球商和决策能力—在此 Magnotti 主要以投篮时机选择和传球视野作为衡量标准,这两项能力将会拉低他做为一名球队主要得分者的可能性与价值。

对于一名年轻的得分好手而言,要在 NBA 蜕变成为一名独当一面的球星,需要大量的经验累积;不过对于尼克斯和巴雷特的好征兆在于,他展现出未来极有可能在三大威胁方面(投、切、传)打出高效得分、制造机会的球风。

如同我们所预期的,本季大部分时间中,R.J. 巴雷特的防守都是一场灾难。以运动媒体《FiveThirtyEight》自制的多合一进阶衡量数据「RAPTOR」来看,巴雷特的防守在全联盟 32 名出场至少 500 分钟的菜鸟中,排名倒数第 5;然而,长期来看,他的贡献长处应该在于进攻端的惊人火力,所以就让我们姑且忽略他纸煳般的防守,来看看他另一端的表现。

正如 Magnotti 所预期的,稳定度的问题迅速突现。巴雷特在每一场比赛的比赛分数(Game Scores,综合球员各项数据,为他在该场比赛的评分)分布,我们可以发现,虽然他和森林狼队的另一名新秀卡尔佛有着相同的正负值(Box Plus-Minus),但他的表现浮动振幅相当大,你不知道每一场比赛的巴雷特是会带着球队上天堂,还是坠落深谷。

有别于卡尔佛的比赛分数大多密集聚在「微幅正指数」的区块,巴雷特的比赛分数分布最高数字比卡尔佛还高、最低却也比卡尔佛还更下探。事实上,和所有新秀相比较,可以发现在本季新秀比赛分数前 20 名中,巴雷特是多次上榜的 5 人其中之一;有趣的是,他和热火的纳恩也同时是上述名单中唯 2 也曾出现本季新秀比赛分数倒数前 20 名的名字。

稳定度并不是不能靠着培养而成,然而巴雷特的技能组将他局限在担任球队的主要得分者,然而他的不稳定让他难以在一支好球队中胜任这样的角色。「巴雷特作为三拍子的得分好手」这个想法,可能因为他新秀赛季的表现而受到冲击。

巴雷特在外围的表现其实并没有这么悲剧。他的三分 catch-and-shoot(接获传球后立即出手)还有 33.8% 的命中率;然而在运球后的拔起出手,三分球命中率却骤降至 25%──即使踩在三分线% 的准心,他势必得多想办法投进这些球。巴雷特在切入攻击篮框方面,表现也不够出色。大部分的切入最后结果不外乎是出手、传球、製造犯规,或者是失误收场(剩下大概 3% 可能是持球者再运出禁区之外)。根据 NBA 的追踪数据,调查这四种结果,我将巴雷特的切入型态和其他 7 位相似的球员摆在一起比较。

在这份名单当中,利拉德是唯一一位可以被当作主要进攻机会製造者的球员(拉文的主要任务还是以得分居多) 。对于巴雷特而言,打得更有效率的方法,其中之一便是多多製造进攻机会──也就是多传一点球,让切入后的行径变得更难捉摸;不过除了传球之外,他在整体的进攻效率上还得多下工夫。放眼全联盟本季切入超过 300 次的球员当中,只有鹈鹕的鲍尔、范佛利特以及黄蜂队格拉汉姆在切入之后的命中率比 巴雷特还要来得低──但上述三人都是控球后卫。

将巴雷特和一些切入型态相似的前辈摆在一起,你便能预期他理想中的模板会长成什么样:巴雷特的切入有可能长成谁?

将雷霆队未来基石亚历山大放进这份名单是一项有趣的选择,他是一名互补性的双能卫,在人才济济的阵容中也可以作为二号控球者。R.J. 巴雷特若能提供进攻效率,并且保持现今的切入型态,他或许可以长成像亚历山大的侧翼,这对于尼克斯绝对是好事一桩──然而如此一来,尼克斯也需要其他控球者的跳出,无论是控球前锋尼利基纳的成长,或是他们要在市场中迎来另一名球员──能够肯定的是,今年的佩顿或是 史密斯都绝对不是好人选。

平心而论,巴雷特正处于一支混沌不明、难以言喻的球队,球队阵容更是东拼西凑,他更是不曾被放在被预期成为的控球者角色发挥过。在尼克斯中他的出手次数占全队第三高、每回合持球时间也只有全队第五,因此菜鸟赛季的成绩部分也得归咎于外部因素,我们能期待的只是未来他能够更加稳定,并让他的天赋带领着他继续迈进──但是!让人悲观的是,未来几年他都还会被绑在尼克斯队上,所以…可怜哪!

Leave A Reply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